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594|回复: 4

[同人文] 《那便是我们的奇迹》[原创]最终章[20580字]

[复制链接]

48

主题

137

帖子

1586

积分

♪♪♪天仙之鸟♪♪♪

第十三果厨

Rank: 23Rank: 23Rank: 23Rank: 23Rank: 23

QQ
发表于 2017-1-2 09:21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别再犹豫啦,快注册加入loveliver论坛吧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成为loveliver论坛的一员!

x
本帖最后由 灵眸酱 于 2017-1-15 22:49 编辑

2025.2.7
宫本乾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,对大家报了平安:“先生已无碍,不日将苏醒过来,重新执掌大旗。”
这让在场的学生和相关人士十分激动,包括那个“罪魁祸首”穗乃果。宫本见到她的表情,心中油然而生了一个念头:“高坂小姐,可否移驾,随我到幽处一叙?”
穗乃果十分感激把伏风抢救过来的他,自然不会拒绝他的邀请:“嗯...”
他说了很多让她宽心的话,让她不要把先生受伤的罪责归到自己身上之类的。而穗乃果虽然容易冲动犯错,但事后的心理自愈能力不是一般的强,这也是多次犯错后历练出来的吧:“您说的我都明白...如今Apollo已然脱离险境,那我还有什么理由揪着自己的过错不放呢?”
宫本搅着咖啡,若有所思的说:
但是...如果我想让高坂小姐...继续揪着自己的错误不放呢?
......
...
之后,穗乃果便开始了长达8年的“灰暗人生”,直到时机的成熟。
≒≒≒≒≒≒≒≒≒≒≒≒(世界变更线)
她如此跟姐妹们解释:“对不起了......这些年来,欺骗了大家...但是,为了Apollo,不管多少年我也会隐忍下去的...”
海未明白她的心理,皱着眉哭笑了出来:“真是的...你也太乱来了...还以为你真的死了!”
“出于必要,宫本先生在进入游戏前,帮我加上了‘记忆休眠’的机制...死的那个正是我记忆的枷锁,由于世界重置,我自然回归了...”穗乃果笑着解释:“而我要沉睡到拟化角色死亡为止...”
此时,羽月用剑逼退了进击的伏风,站到了她们面前:“Aqours!我给你们的外键呢!”
曜看着怀里昏厥的千歌,哭着回答:“被他抢走了!”
“真是的...唉...”她叹了口气,回头看了看另一个面无表情地“自己”手里的內键:“我会试着去抢回来的,但我不抱太大希望...穗乃果,你试着将我给你的指令代码翻译成新的外键,按如下转换规则!”每种通用语、也包括第一通用语,都有许多加密亚语种,每一种亚语种都能制造出一个外键,她给穗乃果提供的法则是第4亚语种的转化规则。在她们转化代码的时候,羽月与伏风正面交锋——
她的速度和现在伏风不相上下,两人之间交手的画面只能用残影来形容,都是怪物级别的存在。为了应付羽月手里的佩剑,伏风利用魔女化后的能力,从身体分离出了混沌黑影状的剑来招架。
两人剑锋相抵、在四溅的火星中角力:“哦...这虚影够坚硬的...”羽月不得不评估一下对方魔女化后的真正实力,他说不定还有其他隐藏能力。
“为什么,连你也要与我作对!”伏风的声音不再像以前那样男性式的雄浑,还夹杂带着对万物悲戚仇恨的尖鸣、还有婴儿般的愤怒啼哭声,这混沌的杂音很符合“魔女化”的概念。考虑这点时,羽月的双臂开始乏力、颤抖,难道对方的力量是无限的吗...
她流出了一滴汗,笑着回答:“记住,爱你才会想揍你...”
她长发一甩,缠住了两人的剑和手,之后扭转剑锋挣断了对方的武器,顺便斩断了自己碍事的长发。之后,她趁着伏风尚未恢复的机会,连续进行突刺攻击,不过刺中的好几下都没有达到预期效果,不如说,对方的身体现在已经不能用常识来解释了。
从以往晓美焰对付的魔女的经验来分析,魔女的身体可软可硬、没有固定的形体。因为敌人能自由延伸,所以不能用固有的战斗印象来判断安全距离,否则就要吃大亏。
但为什么,伏风还能保持人型呢?他进入纯魔女形体作战不是更有优势吗......难道...他还没适应这种身体变化吗...
确实,伏风失去了大部分记忆,现在的思维模式十分混乱,不像以前使用空间能力那样有条有序,魔女能力他是能想到什么就用什么:“你们所有人!统统去死吧..哈哈哈哈哈....”
伏风像是表演一般,双臂大开拥抱天际,狂笑不已。突然,黑色的影状荆棘从地面绽开,像是冰凌一般向外围激增。面对这种无差别的进攻,羽月只能保护一部分人,这种情况下她自然选择了μ’s身边的那一带,她利用系统赋予的权利,从天际降下了直径数万米、高度数千米、厚度二十多米的指环状复合材料护壁——从这东西上标识的女娲氏图腾来看,这是数千年前她祖先乘坐的宏伟上古战舰的外壳碎片的一部分。伏风的魔女化影子并没有刺穿这铜墙铁壁,仅仅是让其变形。但防护壁之外的人,无人幸免。
这指环状的大家伙坠入地面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响,并引起了沙漠环境的剧烈地震和扬尘,不过由于μ’s在另一个羽月的身边,被她所保护故而没有受到多大影响。
看见羽月能调用CB-V,伏风仿佛意识到了什么,他闪现到妹妹身后:“原来你从母亲那里得到这么有趣的东西啊...”
羽月转身挡住了他的袭击,不过被他击飞了好远。之后,伏风也使用了系统赋予他的权力——从I级矢量武器库里,调出了Carben行星上用于钻探地下进位文明的巨型基地钻车Carb V型,去攻击羽月设下的远古护盾。
当他指控这台400米高的“小家伙”尽情破坏时,突然就被飞身过来的羽月踢中了侧腰——他飞离了原地,在沙丘上滚了好远。之后他像具没有痛感的尸体一般,挣扎着起身,才发现自己的脊椎已经断了:“哦......有意思...”
他用想象的方式,修复了自己的损伤:“看来...你让我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啊...”由于这里是仿cos世界,虽然还有系统的约束无法获得100%的本征神格、但他的任何损伤都将由消耗“情感能量”来弥补。
虽然羽月以及其他人也能实现这一途径,但是,在场所有人的“情感能量”和“灵魂强度”之和,加起来还不到伏风的万分之一——以普通人举例,在梦里受到断肢程度的伤害,就无法实现治愈、从而醒过来。
因为:普通人无法辨别“情感能量”和“灵魂强度”之间的差异和关系、从而默认选择后者;而如果灵魂强度损耗超过7%-10%,就会瞬间魔女化,强制苏醒是潜意识的自保措施。实际上,“灵魂强度”是“情感能量、见识度和记忆”的储存容器和指标衡量、是“情感能量的上限”。“魔女化”所流失的正是“灵魂强度”,由于容器的缩小,也间接流失了诸如记忆、情感等内容物。
如今,让伏风意识到他的这项巨大优势,是羽月的失算,她所能看到的希望越来越渺茫。不过,她也有与伏风抗衡的资本——那就是远超过人类的计算速度和灵魂修补速度,这点即使是伏风也比不过自己。


视向转向墙后面的画面
除了μ’s的成员外,只有昏迷不醒的千歌和曜、以及因刚才的冲击而失神的翼躲过了一劫。不过千歌还没有死,因为这丫头的情感能量足以修复断手程度的伤害。
中立的系统羽月帮她治愈了伤后,千歌醒了过来,十分诧异:“这是...”
羽月把伤害修复的规则和可能导致的悲惨后果告诉了她们几个,包括μ’s的成员:“我能抑制你们的潜意识,让你们可以纯粹地消耗“情感能量”......那么现在,告诉我,你们能接受的最大损耗为多少?”
百分之百!!!”众人的回答异口同声,让这个羽月缄口不言。
最终,她在沉默中完成了设定:“我会把你们的‘勇气’记录下来,同步到每一个高仿AI的情感系统中...”
在羽月与伏风交战时,穗乃果她们面前出现了初始代码和四行数字,代码为第一通用语
aima beagh faniaoda iudah gha[1]
数字第一行为:3、-3、-2、1;
第二行为:12、5、9、6、10、9、3、7、4;
第三行为:31、32、12、23、21、13、22、11。
最后一行标记了这是第一通用语第四亚语种的转化规则。
纵使是数学最好的海未,也搞不懂这些东西的含义:“穗乃果...这是什么意思?”
“嗯...”穗乃果早前从羽月那里学过,她挠着头:“但我只知道规则,但计算起来嘛...嘿嘿...”
“别嬉皮笑脸了!”海未骂她:“赶紧解释!我来运算!”
“第一行代表3次α-旋、3次反向β-折叠、2次反向γ-伴生和1次θ-置换...第二行的数字全是每次运算的具体字母位次阶差,第三行十位数的1、2、3就是对应螺旋、折叠、伴生的意思,个位数代表重复次数每次的先后顺序。”
她们点点头,穗乃果接着把4种运算法则[2]告诉了她们,众人合力按照这个运算法则,用了几分钟把那行代码转化成了:adpd dkgehe libaifq xgdkhgdl akhd
“完成了!”穗乃果的面前出现了输入界面,她把这列字符输了进去,果然面前出现了另一把外键。
千歌大喊:“赶紧!趁着——”

就在那时发生了爆炸——羽月制造的屏障被伏风的钻车所突破,剥落下来的巨型碎屑划过多道抛物线、落入沙地时又引发了一系列次生灾害和震动。
此时系统羽月已经取消了对她们的保护,闪现到了世界的中央、向前举起了手中蓝色的跃动蓝图——CB-V內键:
先到先得...
系统的中立举动让她们有些失望,但现在也必须向前冲了,一定要赶在伏风之前,取得內键。她们必须要先突破面前这400多米高的Carb V型人工智能,到达屏障的另一侧;另一方,伏风也注意到了,另一个羽月主动靠近了他的事实。他想冲过去,但是被面前的羽月所纠缠。
双方一时间都难以前进。
不过此时,A-RISE的翼好像战胜了自己的恐惧和心魔,缓缓从原地起立:“我也该尽最后一份力了...这东西交给我来处理...你们从旁边绕开。”
“嗯。”穗乃果很高兴,自己的好友终于清醒了过来:“翼,谢谢你...”
“哼...矫情的话等你们都活着回去后再说吧......”她作为宫本的最后一枚筹码,可以占据所有的运算内存[3],使自己的情感能量甚至灵魂强度得到快速补给——即便因修复身体损伤而消耗情感和记忆能量,也会被系统强大的计算能力重新印刻于脑海。她身为人类,每被系统机械地刻印一次,遗忘速率就越快、成效和收益也就越低。
不过,在收益递减之前,拆掉面前的玩意儿还是“轻松简单”的:只见她用凡人到达不了的速度出现在Carb V型人工智能钻车面前,捡起身边插入沙地的锋利钢铁碎屑,利用自身速度和动能将其插进钻车的外壳,但由于力的相对性、她握着铁片的双手无法控制地往前滑、然后自己的身体也被刺穿。
但在一声惨叫后,她很快地就复原无恙,虽然剧痛感挥之不去。翼忍着手掌和肚子的剧痛,从另一个方向再次做出了这般的自杀式突击,如此重复一次...两次...十次...一百次......一千次......短短10分钟不到,这台Carb V型人工智能钻车的外壳上被插进了2000多枚大小、形状不均的异物,各运动部分的协调受阻,瘫痪在原地不能动弹。而这也意味这翼“死”了两千多次......
她们看着翼眼花缭乱的进攻、听着翼因无法估量的疼痛而传来的惨叫,纷纷落下了感同身受的痛苦眼泪。看不下去了、听不下去了、她们闭上眼、捂住耳朵、大声哭喊着不顾一切地往前冲,终于跑到了壁垒的另一边,而拿着內键的羽月就在咫尺。
而看到她们突破封锁的翼,露出了安详的笑容,从钻车顶部掉了下来,瞳孔的光芒逐渐消失:“去吧...你们才是...真正的奇迹......

另一边,伏风避开了羽月的进攻,转而化身为多道黑影潜入流沙之内,从不同方向逼近另一个矗立在原地的羽月。
“不要!!”羽月分不清其中哪个是他的真身,大叫着提醒对面跑过来的女孩儿们:“小心!!”
看着对面疾行略过沙地的黑影,她们没有丝毫后退的意愿,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往中间奔跑。此时千歌对身边的曜说:“真正的他会带着外键,所以肯定会闪出异样光芒,你帮我留意一下东侧的那几条阴影!”
“嗯!”曜听从千歌的安排,将视线转向东方,仔细寻找着其中的端倪。果然,其中的一条时不时会泛出闪光——但她没有知会任何人,在私下做了决定,离开了千歌身边,朝着条黑影前进方向跑去。
伏风急速前行的视界出现了那个裸足少女,不屑地咂了下舌,用相当于手的部分渗入了地下,准备直接突刺死这个不知死活的丫头。
不过曜的反常让一筹莫展的羽月看见了,她相信曜的判断,从伏风身后向他急速逼近。无奈他只能先用地下的陷阱对付靠过来的羽月。经过曜的时候他重新具象、变成了人形,准备取下她人头时,被羽月扔过来的佩剑斩断了左臂。那一幕吓得曜后退了几步,坐倒在地上。而伏风没时间跟她纠缠,再一次化身虚影,进入血染的沙地。
曜从恐惧中回过神来,对着千歌她们大喊:“小心!!这个才是他!”
千歌回头,发现曜早就不在自己身边,却看见对方正瘫坐在远处提醒自己:“喂...”她还没说什么,就听见曜的惨叫——谁也没想到,伏风被砍下来的左臂仍然能活动,它变成血肉状的触手链条,拉着曜的双腿直接沉入了沙漠里面,过程不到一秒:“——曜!!!
她没时间悲伤,因为知道Aqours的其他人只是退出游戏、并无生命危险。顺着伏风逼近的路线,她准备和羽月从两端夹击、迫使他停下。但是伏风的速度根本不是她能企及的,沿折线迂回前进的他很轻易地就突破了自己的防线,随后羽月也掠过自己,掀起了一股强劲风浪,吹翻了自己。
千歌起身抓狂,吐了吐沙子:“喂!太不公平了吧!!!这差距怎么玩啊!!!”话是这么说,她还是拖着疲惫的身子追了上去。
看见伏风突破了千歌她们,穗乃果目测了下双方距离和双方速度,十分不乐观,于是把外键扔给了跑的最快的凛,自己改道亲自去拦截伏风。大概还有10秒左右,羽月追上了伏风,从上面刺中了地上的黑影,让他现形并在地上滚了好几圈。
他一边吼着谁也听不懂的诅咒之声、一边治疗自己的伤势。之后穗乃果冲了过来,不知道如何攻击他、索性扑倒了他,然而却被他再一次虚影化,钻入了地面。
羽月见大势已去,索性拉起穗乃果在原地转了几圈后、用尽自己最大的力量,瞄准另一个自己把她投了出去:“凛!!把外键扔给她!!”
“收到喵!”凛看准时机,将手里的外键也扔了过去。而后的一秒,伏风已然来到了系统羽月的身边并钻出来、实体化,但是被从天而降的穗乃果硬生生拍在地上......
穗乃果一直在揉屁股:“疼疼疼......”此时凛扔的外键掉到了她面前的沙漠里,说时迟那时快,她一跃而起捡起了外键并打了个滚,然后起身转身将外键插入了內键之中——
“太好了——”她的激动并没有持续多久,因为发现伏风之前用于杀掉曜的那条血肉状触手钻出沙漠,在同一时间将他的外键插入。
系统羽月提示:“既然是同时键入,请双方选择矢量武器库的种类...
(转下楼)

评分

参与人数 2信仰 +4 loveca +25 奇迹 +2250 收起 理由
qq3188209943 + 2 + 25 + 250 完结撒花~
凉风青叶 + 2 + 2000 楼主的大坑终于填完了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8

主题

137

帖子

1586

积分

♪♪♪天仙之鸟♪♪♪

第十三果厨

Rank: 23Rank: 23Rank: 23Rank: 23Rank: 23
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-2 09:24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灵眸酱 于 2017-1-15 22:55 编辑

穗乃果面前出现了六个罗马数字,代表从IVI的6个矢量武器库,她激动地从1开始摁,一直按到了V也不见地上的伏风有动静。
舒了一口气,当她刚想摁最后一个时,却发现这个选项已经灰了,此时系统羽月解释:“请至少让另一键入主人保留一种矢量武器库。”
“喂!!!”另一个羽月冲她喊:“为什么不选6啊!!!”
“我以为可以全......”穗乃果不知道VI级矢量武器库和其他的有什么不同,但有一种强烈的不祥预感——我犯了大错了......
此时,陷在沙坑里的伏风笑了出来,但像是得了哮喘一般难听:“哈哈哈哈哈...穗乃果......你永远都是那么的天真可爱啊......”

随后跟上来的μ’s众人,都被恐怖的气氛吓得瑟瑟发抖。此时,两方中间的系统羽月逐渐透明消失:“我已完成任务,双方现在可以按照规则调用既定武器库。”
另一个羽月来到了她们面前护着她们:“这下完蛋了......”
虽然不知道VI级矢量武器库意味着什么,海未战战兢兢地的说:“但我们拥有五个之多啊...”
VI级代表他的能力本身啊......在空间能力面前,矢量武器有什么用!”羽月解释:“除此之外还有个对外隐藏的功能...时空智库[4]...”
千歌此时也靠了过来:“那怎么办啊!趁现在他还没适应,我们上吧!”
羽月也只能抓住面前的些许战机,但前提是要有许多的进攻点,只有她一个人可远远不够。于是她对千歌喊:“从现在开始,我将把我的计算能力平摊到你们身上,让你们能像翼那样具有瞬时自愈能力和远超人类的计算与运动速度!但我需要个人类信号塔,千歌,你可否担此重任!”
“没问题!要我怎么做?”千歌见那个可怕的恶魔缓缓起身:“快点要来不及了!”
羽月没空解释,因为画面十分血腥:她在那一瞬间切下了其他9人的一根手指,然后将这9根手指插进了千歌的身体各处,随后她把手插进千歌的后颈脑干处,开始对千歌进行同调治疗。整个过程不过十分之一秒,她们还没感觉到疼,被羽月损伤的部位就已经复原了:
“现在,都给我分散,从不同地方不同角度,尽情使用你们脑海里出现的任何矢量武器!!越大越好!!”
“是!”此时刚才断指的痛感传来,最疼的当然是千歌。反应过来后发现自己身上莫名多了这么多手指,已然和自己的身体同化、像是长出来的肉瘤一般。
她吓得不轻:“咦!!!这是什么啊!!!”
羽月目前也算是她身上最大的肉瘤吧,她拖着千歌一边跑一边解释刚才发生了什么、和为什么要这样做:“总之,我们现在不能参加战斗,一旦我们被摧毁了,那这场战斗就真的结束了!”
“嗯!”千歌默默为前辈们祈祷,还时不时看看自己身上这些“前辈们的东西”:“我居然能‘对号入座’......这根绝对是妮可前辈的!”她说完就被羽月抽了一下。
另一方面,得到羽月加护的μ’s,果然身体能力跃迁了不止一个等级,就在9人离伏风足够远的时候,穗乃果打响了反击的第一枪,不管什么东西——万吨货轮、天体武器、精确导弹,只要是羽月印在她脑海里的、且方向没有太大偏差,就无脑往那里猛扔。顿时天崩地裂、气浪连连。
她们的视界里有辅助瞄准系统,系统会标明每一个矢量武器的初始起点、路径和轮廓,简直就像是在玩一场极度真实刺激的RPG游戏一般。不过她们现在依然是凡人之躯,大能级的矢量武器、如天体武器和核武器,所引发的能量波还是会冲击或杀伤她们。但有羽月的远程治疗,这点损伤不足为虑。
而伏风呢,即便什么都不做,这种强度的攻击要使他的灵魂强度归零并杀掉他,经羽月计算需要持续进行2000多年。
“2000多年!?”千歌吓得不轻:“尼玛这开玩笑的吧,他究竟有多强啊!”这代表这伏风的“见识度之广”。
“你别忘了我们的本意,是拯救他而不是杀掉他...”羽月的信心也影响到了千歌:“目前她们理所当然的会选择战斗,而当她们彻底明白战斗行不通后,才有可能另辟蹊径、获得真正的胜利...
千歌品味着她的话语,点了点头:“确实啊...我能想到的也只有战斗而已...”
由于是虚拟世界,CB-V的储量是无限的,任何一个矢量武器都可以重复使用。她们用这种足以毁灭世界几万次的强大攻势狂轰烂炸了几十分钟后,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停手,想去看看对方死没死透。
当烟尘和雾霾散去,世界的中央已经是一片熔融的火海炼狱,周围的沙子也都被高温熔成玻璃状结晶,十分凄惨和壮观。
此时,羽月提醒她们,自己的原初神格由于心境的历练、扩大而进一步解禁,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“不可能”,比如无视力学定律自由飞行这件事。
她们点点头,纷纷闭眼幻想自己可以飞的事实。果然成功了,花阳还长出了美丽的妖精翅膀:“看来我的想象力是最丰富的哦!”
“居然还能这样玩!”穗乃果第一次知道“原初神格”的有趣之处:“我也来!我要变成巨人!!”
看到穗乃果那遮天蔽日的块头,千歌汗颜地低下了头:“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玩...前辈们还真是......”
羽月倒是不反对她们这样玩:“原初神的强弱比的就是灵魂强度与见识度的大小。当然,如果见识度不足,可以通过其‘虚拟外存’、也就是‘想象力’来弥补。”
“但再怎么弥补,也不可能超越伏风大人啊...”千歌的话还没说完,战场那边又有了新的动静。只见被轰杀至渣的魔女伏风,像是玻璃碎片那样、在空中缓缓凝聚成形,由头到脚依次修复。
巨人化的穗乃果想要像拍蚊子那样将其再度打散,但正当手臂略过空境时,伏风的上下、左右、前后出现了三组传送门,拼成了一个裂隙立方体。
穗乃果的巴掌掠过这个东西时,手掌中心被切出一个完美的正方形,痛的她直叫:“这是什么鬼啊!”
她复原了体型在空中坠落,海未飞过来接住了她:“别想着进攻这个东西,这是他最极端也最有效的防守方式!”
穗乃果看了看天空的那个透明而又有些错位的立方体区域:“这也太imba了吧!”
“谁让你当初不选6呢!他的空间能力有多恐怖现在你认识到了吧!”海未这样想着,觉得他如果想杀掉她们,仅仅利用传送门就能完成;不过,魔女化的伏风关于自身空间能力的使用并不系统完善,因为流失了大部分记忆、而且脑海中的邪恶执念阻挡了他的理性思考,不至于说直接在她们身上开启传送门、瞬间要了她们的命。
绘里分析:“现在他的魔女能力和空间能力可能发生了冲突,要不然刚才他被我们攻击的时候就用了这一招来防御了。也就是说,他现在的思维已经受阻,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,做到瞬发传送门了。”
“嗯。”真姬赞同绘里的看法:“等他解除防御,我们再进攻一轮。”

当天际的伏风从“绝对防御”里缓缓出现时,狂笑了很久,并鼓了鼓掌,用久违地纯正男性声音说道:“唉...差点就失去控制了......幸好你们让我取回了空间能力和一部分关键记忆、从而压制住那个‘魔女’啊,我的天使们!”
“难道...”小鸟有些高兴:“他自己克服了魔女的混沌!?”
“不!别放松!”海未提醒大家:“现在他还不是他!是内心的被扭曲人格,你们看他的笑容和语气就知道,他恢复‘理智’根本不是什么好消息!”
“你说的没错...现在的我已然吞噬了那个所谓的魔女,并主导了我的身体!虽然精神能量大量流失,但只要噬魂技术还在,我就能通过杀戮起来弥补!而你们,在死后将会变成单纯的灵魂能量,与我的灵魂合而为一!”
“小心!赶紧无规则移动!”羽月提醒她们,具备思考能力的伏风、能够用空间能力瞬杀任何人,除非她们的坐标变换超出伏风的计算能力。
9人按照羽月的指示,无固定规则地移动。
伏风不以为然,在太空中开启了几个行星级别大小的裂隙:“知道吗,制造其他几级的矢量武器库,对我来说,就是几个函数和坐标的事。比如——”
只见从不同裂隙中出现了各异的资源星球,比如富含钢铁和天然气的远日行星的卫星。然后这些资源被送入不同热度的恒星区域熔炼、拼接、组合,短短几十秒,一艘完整的巨型宇宙战舰进入了这片无垠的沙漠,对她们进行地毯式锁定轰炸。
不过凛反应敏捷,从IV级矢量武器库里调动了几艘战舰来迎敌。巨大的爆炸声和撞击声响彻整片沙漠、战舰碎片突破天际的血红色云层像是火球般坠入大地。为了保护地上的羽月和千歌,希使用了“本征神”的力量,凭想象就消除了这些天空飞的庞然大物和碎片。
伏风见她们也能使用矢量武器库和本征神格,由衷吃了一惊。然后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些事:“哦......原来如此......为了让你们更加熟练的使用本征神格,我就当个‘陪练’吧,这样杀掉你们时,我才能有更大的快感不是吗!哈哈哈!
他由于能使用VI级矢量武器库,所以也能召唤那些常备的高仿人格:“人类的英灵啊,听从我的召唤,降临在这分崩离析的世界吧!”
此时,从天际降下无数光柱,像投影一般、射入沙漠。随着光柱的消失,那些“死而复生”的历史上的伟人纷纷起身,为了让他们也有战斗力并快速接受面前的战局,伏风做了和羽月相同的事情——他以埃及艳后为信号塔,向其他人灌入了自己的意志和虐杀之心,让他们变成只会杀戮的行尸走肉:“去把我的天使们,变成你们其中的一员!!”
“喔————”他们向μ’s发起了冲锋。
这种情况下,知识面越广、认识的越多反而越下不去手,毕竟都是曾经尊敬的人。不过学渣属性在此时发挥了作用,穗乃果用强大的V级矢量武器朝他们猛攻,根本不在乎他们曾经是谁。
这让伏风掏了掏耳朵,然后在面前和穗乃果背后开了扇传送门、给了她后脑一巴掌:“TMD笨到这种程度!都说了让你用‘想象’!用‘神’的感觉去攻击!”
这神出鬼没让穗乃果吓破了胆,匆匆飞离原地。如果刚才他出手的话自己不就死了吗...对方明明有能力动手,为什么还要戏耍我们......
羽月的声音出现:“因为对他来说,任何生命和灵魂都是待宰的牲畜,他只是想把你们的灵魂圈养的更加‘肥美’罢了......请顺着他的想法,然后一定要让他为目中无人付出代价!”
“嗯...”穗乃果擦了擦冷汗,第一次尝试用“意志”去攻击那些无限复活的僵尸。其他女孩儿也收到了羽月的指令,纷纷试图进一步开启自己的本征神格。
伏风则毫无波动,静静地等待她们的成长。虽然用于维持这些傀儡流失的精神能量在前期高于她们增加的总量,但神格一旦开启到某一百分比后,增加的量就会出现陡坡式的大跃迁,而到那时,他将会彻底吞噬掉这些美味的灵魂用于自愈。
为了帮她们提高想象空间,他用本征神格制造了许多地球上根本不存在的物种、结构、物质甚至根本不存在于四象宇宙的“东西”,像流星雨一般朝她们投射了过去。这超越人类能理解的画面让在一旁围观的千歌叹为观止:“这都是什么啊...他不是不能使用其他矢量武器库吗...”
“...所以说现在的重点不是凡人武器库的归属了...这是一场‘神’之间的对决啊...”羽月感到了恐惧:“这样下去...她们可能真的要被抹除存在了......”
伏风为了锻炼她们9人的见识度,将她们和自己的傀儡传送到了不同环境的地域,一边战斗一边转移环境,从不毛的沙漠到拥挤的城市、从极寒的冰原到静谧的夜空、从稠密的雨林到广袤的海面......地球见识够了,就传到外域诸星...宇宙见识够了,就传到不存在的矛盾空间...只要是他能构造出来的空间,他都会将其制造出来。
整个过程不知过了多久,当她们几个的见识度勉强能够到达自己的“进食需求”,他微微一笑,是时候收网了...
但是,她们9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,用看不见的“意念”之刃斩断了他插进埃及艳后脑中的手,之后伏风身体变得极度不规则,像是被无相规则冲击后而折叠、凹陷、甚至坍缩成一个奇点。
“怎么样!!”穗乃果感觉现在的自己无所不能,包括使用“空间能力”返回这里:“这就是看不起我们的后果!”
“...凭你们的神格能压制住我?”伏风瞬间把自己复原,挣开了她们附加的神念力:“不过,既然你们已然开启神格,那我就不能简单的毁灭你们...索性让你们见识一下,更加深邃的恐怖吧...毕竟用于对付‘神’的武器...我这里可是有一大把:
Ibal lim da ghits ivh da ehmiha ghofa mae subhama bimah monn ba mya anama chisat!!开启吧,诸神的武库,赐予我无上的力量,将我的敌人彻底粉碎!!)”
当他诵读出开启弑神之用的VII级矢量武器库的第零通用语后,天际出现了熠熠生辉的圣灵,她们架着马车彼此追逐、战斗,最终化为一缕卷曲的光芒缠绕于伏风高举的右臂,那一瞬间这光芒爆发如太阳般耀眼,让所有人都无法直视。
当境界重新变成血红色夕阳笼罩的地狱后,羽月赶紧组织她们:“不要乱了阵脚!把你们的神力对准他本身,不要想着去接近或对付他的武器,否则你们的灵魂将会被彻底抹除!”
千歌绝望地跪了下来,她才意识到她们面前的是谁:“这怎么打啊...伏风大人究竟使出全力了吗...”
羽月摇了摇头:“所以我说了,战斗根本不是方法...一定要想个其他办法...你也是,别被绝望所占据,否则你也要魔女化!”
“嗯...”千歌猛然意识到:“伏风大人黑化前,对海未前辈说了句:‘阻止他的办法已经告诉了μ’s’,您认为是什么?”
羽月想了想:“那一定是只有μ’s才拥有的独特办法......我这个外人怎么能想明白呢?”她联系了穗乃果她们,再次提醒她们这条线索。
不过战事紧急,她们没有闲暇去思考这个问题——伏风取出奥丁的战枪Gungnir,出现在穗乃果身后准备直接要了她的命,但是被小鸟提醒,穗乃果赶紧消失在原地,来到了绘里身边:“这样下去不是办法...他总能抓住我们的盲点一击致命的!”
凛来了主意:“既然那东西也是武器,我们就不能刻一个复制版的吗!”
“千万不要!”羽月提醒:“不要想任何关于武器的事,否则你们的灵魂会直接粉碎的!”
伏风嘲笑她们:“这是原初神的武器,凭你们的神格还是不要来碰比较好...而我不同...”他随意一想,Gungnir就出现了无数把复制品,朝她们射来——本征神的极致,既为原初神。
她们现在可以使用瞬间转移,所以应付大规模的无差别攻击十分轻松。但是这样也只是一味的逃避。
此时妮可抓住机会,用神念力斩断了他持枪的手臂,其他女孩儿的反击像是看不见的刀剑一样瞬间将他的身体切碎,此时为她们输送精神力量的羽月吐了口血,大声咳嗽了起来,千歌问:“羽月大人!您怎么了!”
“为‘神’供能...对我来说还是太勉强了...”羽月撑着笑容:“但走到了这一步...决不能在我这环掉链子...”即便是再精密的机械,长期高强度的运算也会有一定程度的损耗:
“您可要撑住啊...”千歌默默祈祷:“前辈们...赶紧想起那个办法啊...只属于μ’s的方法...
复原过来的伏风,发现了羽月已经撑不住了,用居高临下的口吻问:“羽月的‘核心’已经快报废了,还想负隅顽抗吗!来吧,乖乖地成为我灵魂的一部分,让我们永远在一起这样多好!”
“你做梦!”真姬大喊:“你以前骗我的事我还没跟你算呢!”
伏风哈哈大笑:“现在还受困于凡人的感情啊...这就是你们永远无法企及我的原因!相比与你们,我才是真正的奇迹!”
不。”穗乃果简单而有力的否定让所有人都看向了她:“......至少,有一件事我们超越了你。那就是μ’s受住了世界的恶意和所有负面情绪...而你,只不过是失身于绝望的失败者罢了...
笑话!你们所背负的因果能有多少!而我背负着整个宇宙的最终命运!”伏风怒了:“用‘井底之蛙’的几万次方也不足以形容你们跟我的见识差距!”
但是!”穗乃果落下骄傲的泪水,大喊:“你如今却要毁了你所背负的东西!而我们从不背弃你!Apollo!
伏风咬牙切齿地一个字一个字说:“那是你们没有见识过真正的绝望...好吧...我就让你们睁大眼睛看看吧...我所背负的那‘深邃的命运......羽月,把她们即将看见的‘存在’的概念,用她们能理解的方式告诉她们......
“你疯了吗!!那‘东西’现在的你还没有能力接受!否则你也会死的!”羽月大喊:“别愣着,你们快阻止他!不然他会死的,还提什么拯救!”
千歌和她们在心中问:“什么东西这么危险?!”
还没等羽月解释,伏风朗读出了那象征绝对力量的第零通用语,开启了最高阶的XIII矢量武器库Evh dah nilgh ati saen megaub vahim taeb snaeb toadh obuda vheda ivh tasbeoh alu ——Odotimora adove!!!(经过数亿年的封印,从沉睡中苏醒吧,将统御万物的深邃命运充盈宇宙——奥达缇摩拉之心!!!)
(转下楼)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8

主题

137

帖子

1586

积分

♪♪♪天仙之鸟♪♪♪

第十三果厨

Rank: 23Rank: 23Rank: 23Rank: 23Rank: 23
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-2 09:26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灵眸酱 于 2017-1-15 22:58 编辑

瞬间,整个空间本身都在颤抖,仿佛为即将降临的不祥之物而悲戚、哀鸣。她们自身的所有神格全部被剥离、逐渐还原成人。接着,天际出现了纯黑色的光芒——
羽月也被迫脱离了千歌,恸哭着跪了下来,她明白,如今自己的哥哥已经再也回不来了。千歌身上的手指状肉瘤也被还原、脱落,她在剧烈的震动里扶着羽月:“不如,我们退出游戏吧!”
“不!”穗乃果和其他女孩儿在天崩地裂中跑了过来:“还有希望!我说过,绝不背弃Apollo!”
羽月已然绝望:“等你们看见那‘东西’的全貌后...就不会这么说了...”
众人依然不信,在保证立足的情况下,死盯着那黑色光芒构成的帷幕中即将出现什么。
奥达缇摩拉之心,正是拥有这东西,伏门隐宗从上古时代就被宇宙各方势力所追杀、是他们家族悲剧的最终原因。
而要想成为新一代命运神,灵魂强度就必须足够强大、能吞噬掉这个黑色的命运枢纽而不被其反过来同化。但即便是目前最强大的原初神阿撒托斯,也没有容纳这颗不详心脏的能力。伏风也许能,因为他有这个血统。但绝不是现在,跟别提他因魔女化损失了三分之二以上的灵魂强度。
羽月这样想着,目视着那颗由齿轮、粒子衰变轨迹和矢量发散箭头等凡人能理解的降格概念组成的“纯黑心脏”缓缓从天际落下,看着其他也一样陷入绝望的女孩儿:“你们走吧...哥哥和我......到此为止了...”
羽月说完,因过度疲劳而昏迷了过去。
看着最后的希望破灭,穗乃果落下了不甘的眼泪:“不...我不走...”
那不祥的黑色东西十分庞大,以她们的视距来判断,大概直径有数千公里,而且还仅仅是近球面的一个不规则突起。
伏风发狂般的大笑起来:“好好看着吧,我终将成为这东西的主人!但目前我的灵魂能控制的仅有这么大小而已...”
他说着,那些数不清的黑色矢量箭头像是寻找猎物的饥饿触手般疯狂延伸、逼近、最终插进了他的全身,他发出了响彻寰宇的悲鸣,表情极度狰狞和痛苦扭曲,惨不忍睹。
他在跟这东西较量,要么他控制它,要么被它所撕裂、变成构成心脏的零件——而伏风不是那么不知死活的人,他十分清楚自己的目前力量,才选择了召唤了如此冰山一角的奥达缇摩拉之心,最终,他勉强控制住了这东西的戾气,通身纹上了黑色的线条和虚化光线:“呵呵哈哈哈...我做到了!这是连伏羲都没做到的事!!”

就在绝望蔓延之时,穗乃果受到了某种指引,灵魂来到了某处未知的地方。
“你是...”穗乃果摸着面前美丽的水晶棺材:“为什么这里会冰封着一位少女...”
“你又是?”她的声音天真而甜美,而且说的是日语。
“我叫高坂...我叫夏川穗乃果。”她自我介绍:“你是日本人吗?”
“算是吧,毕竟我母亲是日本人,父亲嘛,是个中国人。”她的回答给人感觉是在身边草地嬉戏玩耍的小女孩儿一般天真:“我叫伏媔,也叫伏宓安或伏灵眸[5],日文名是藤原可儿。”
之后,灵眸把自己的出生事宜、和伏风的关系告诉了穗乃果:“.....和思远一起杀掉哥哥后,糊里糊涂地,我就被关到了这里...说是什么因为哥哥的遗言,说我有可能成长为‘天罚神’还是什么的......好不公平对吧!就因为‘可能’就把人家关起来!!太气人了!!我明明如此爱着思远,他可是我的青梅竹马......虽然按家谱我是他姑姑......”
穗乃果还不能接受如此庞大的信息量,灵眸的语气突然变了,从小萝莉细柔的声线变成了悠远沧桑的中性偏女性声音:“如今这个宿主已无法运转,而你体内也流淌着我的化身之一(天照)的血液,足以继承天罚神的意志,所以,你愿意成为我新的宿主吗?”
穗乃果后退,摇着头:“难道Apollo只能被‘诸神黄昏’所终结吗!不!这不该是他的命运!”
“女孩儿,你应该明白,逼疯他的是全宇宙的最终命运...无人能从其中幸免...就连三极神也不例外...”
“也许如此!”穗乃果不想去想几亿年后才会发生的事:“但我只是我!我只是一介凡人!一个你们眼中的井底之蛙!我要通过只属于我、只属于凡人、只属于井底之蛙的方式来拯救他!
“......”不管是灵眸还是寄宿在她身上的天罚神意志都沉默了,许久后才说:“你也看见了...即便是现在他得救了,日后也会成为‘那东西’的寄主、变成极端邪恶的‘命运神’,只有天罚神才能终结他...”
“但是要引发‘诸神黄昏’不是吗...代价是99%以上的生命殒没于下次大冰期不是吗...”穗乃果哭着大喊:“所以说这个法则本身就不合理!Apollo,还有他父亲、也就是您的哥哥也在极力寻找否定这个悲惨轮回的方法!而我深深相信,Apollo将超越这个轮回,成为真正意义上的‘奇迹’!!
“哼...舍近求远,无知愚昧!”天罚神的意志消失了,而灵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:“怎么了?你怎么哭了?”
“没什么...灵眸酱,我会去拯救那个我们都深爱的Apollo的...相信我......因为我找到了..只属于μ’s的方法。
“嗯,我相信你!”灵眸祝福了她。

两人之间微妙的精神联系中断,穗乃果又回到了伏风身边的炼狱世界,她擦了擦泪,激动地大喊:
μ’s的大家,我明白了,什么才是只属于μ’s的方法!
“真的吗!”大家瞬间从悲观中苏醒,靠了过来:“是什么!”
“仔细想想,稻垣神绮老师为我们填的最后一首词,是哪首歌的?”穗乃果反倒卖弄起来了。
大家陷入回忆,自然作词担当的海未第一个回答:“应该是三参的歌曲《信仰的力量》!
其他人点头:“没错!就是《信仰的力量》!
“那首歌的歌词呢?”穗乃果继续问。
这个时候千歌抢答:“让我来回答,这我能背下来!”
穗乃果温柔地摇了摇头:“不必了,相信大家都记得,请跟我来一起来清唱这首歌吧...这就是Apollo的强大之处啊...他也预见了自己万分之一可能的悲惨结果,从而给我们留下了这条珍贵的信息......”
“嗯!”众人纷纷回应。
“来吧,最后一次报数了——1!”穗乃果信心满满地喊。
2!”小鸟抹了抹幸福的泪水。
3!”海未骄傲的看着大家。
4!”真姬带着激动和不舍。
5!”凛笑容挂上了脸庞。
6!”花阳回忆着这段时间的经历,哭了出来。
7!”妮可内心终于得到了解脱。
8!”希想着回去后可要好好敲他一笔。
9!”绘里还在想那瓶香槟到底怎么算。
10!!”千歌高兴地挤了进来。
μ’s——Music——Start!
穗乃果轻声歌唱:“请让我再固执一回...去相信这个扭曲的世界......
远在天上受难哀嚎的伏风听见了这动人的歌声,像是时间暂停般的停在了原地,渐渐地,昔日那幸福治愈的光景和回忆涌了出来,让现在的他无法接受、更无法认同,顿时失声惨叫起来。
穗乃果接着唱:“纵使身心残缺、千难万劫,我也将选择,亲手打破这罪孽...
伏风的思维变得极度紊乱,他开始控制不住奥达缇摩拉之心,他捂着耳朵大喊:“不要再唱了!!!Timoleda dha boleha huna iba ......mya cenn aima...
穗乃果继续深情演唱:“我相信,奇迹会再度出现,即使是这个无光的黑夜...身后是因荆棘流出的鲜血,前方则是一片纯净澄澈......”
..... vahim hanedofa alu!!”他念出了开启VIII级矢量武器库的指令,从召唤了超越四象宇宙的存在——两仪之剑。这东西是四象宇宙前身——两仪宇宙的概念化身,该概念经过多次降格、凡人能理解的到的便是“二进制”。所以,以凡人的视角看上去,就像无数个“0”和“1”堆砌成的光剑。
他用这把剑疯狂的攻击,使Cb主脑受到了严重的损伤,世界本身被开了无数口子,但他因无法静下心来、无法瞄准那些还在歌唱的女孩——索性、他用这东西刺穿了自己的耳膜、捅瞎了自己的双眼。但是,那歌声无法规避、悠远动听,直达他那颗千疮百孔的内心:“不!!”
然后其他人也跟着她歌唱起来,身体有节奏的律动起来:“我会用最后一丝气力,来到你的身边,轻声唱出信仰之歌......
伏风的精神受到了极大干扰,他知道自己无法再驾驭奥达缇摩拉之心,所以用两仪之剑斩断了与它的链接,把它送回了XIII矢量武器库,而他自己被“心脏”的愤怒所惩罚,神格逐渐流失:“我诅咒你们!!为什么!!为什么!!”
你来自何方,被征召的孤狼?”海未唱着唱着就落泪了。
为何眼中如此空洞、饱含忧伤?”小鸟牵着海未和穗乃果的手,温柔地演唱。
因为失去了光芒、迷失了方向...”真姬也哭了出来,这段时间她爱上了对方,显得有些生气、但也很有趣。
在这残破的战场,鲜血溺毙了夕阳...”绘里回想着之前这里发生的战斗,笑了起来。
你像个孤魂一样,漫无目的地在大地游荡。”妮可闭着眼唱,她也想起了自己大学毕业后的经历。
忘却曾经的梦想,失去内心的期望...”凛的歌声传达出了责备和关怀。
倒在剑冢旁,雨点冲刷着脸庞...”也许正是系统的回应,花阳唱的时候,天空落下了雨滴。
涌入双眼的最后一丝息光...”希的歌声充满了期望。
将是残翼女武神的轻声歌唱!!”千歌和穗乃果同时开口合唱,笑容满满。
10人一起合唱:“我的温柔,将把你的悲伤埋葬;我的歌声,将会治愈你的心伤;当你再度睁开双眼,会重拾对我的信仰,尽管我已失去了力量...
这动人的歌声让伏风倍感痛苦,精神力量在不停流失,想要飞过去杀掉她们、却发现自己连本征神格都维持不了,从天空径直掉了下来。
姑娘们携手彼此,一边高歌、一边向伏风走了过来,并将自己全部的感情力量融入了这首歌:
你准备往哪去,被救赎的勇士?
  为何尚未苏醒的你,眼中常含泪滴?
  明明你再也不用、被黑暗蒙蔽...
  这样我的心意,将失去意义。
  如果你为我感到惋惜,
  请在我的陨落之地,
  吹奏起你家乡动听的竖笛。
  在那鲜花盛开的春天里、在那希望不灭的新世纪
  我的温柔,将拭去你的泪滴。
  我的歌声,将把希望向你传递。
  不许哭泣,刚才的美好约定,是你我的秘密。
  即使我的生命火光,将在此终止。
当她们来到在原地痛苦挣扎的伏风面前时,穗乃果示意她们、特别是千歌,让她独唱:
我的温柔,将把你的悲伤埋葬。我的歌声,将会治愈你的心伤......
  ♪当你再度睁开双眼,会重拾对我的信仰,尽管我已失去了力量...
在短短的3分钟的深情歌唱里,她们逐渐耗尽自身的全部精神能量,纷纷倒在伏风的身边,但笑容已然幸福而灿烂。
伏风的邪恶人格逐渐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,像是灰色的烬尘一般,从身体脱离、被风沙所剥落,消失前的惨叫尖锐而空灵:“——不!!!我才是...我才是...宇宙的希望...”
穗乃果跪倒了下来,双手托住了伏风的脸,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露出了最灿烂的笑容,然后因为乏力,倒在了他的怀里:“Apollo...你才是我的希望...我的奇迹...
伏风从浑噩中苏醒、大口喘着粗气,看着周围横七竖八的尸体和怀里的穗乃果:“不!!为什么...为什么...”
此时,他的扭曲人格嘲笑他:哈哈哈!现在她们都已经死了,再也没有人能阻止我了...再也没有所谓的‘奇迹’了!而我因为吸收了魔女变得不生不灭!早晚有一天,当你再度绝望,我会再一次控制你!
“...魔女...”伏风看着她们,因为耗尽了将近100%的精神能量,不久后她们将直接消亡:“为了救我一个...为什么...”
没想到...这么快你又要绝望了啊,哈——
“不可以!”因为刚才被穗乃果阻止,千歌目前尚有一丝力量:“不可以...前辈还没有死...请相信她们...相信所有爱着你的人...”
这微不足道的话语人,让伏风想起了更多这一年来他们共同经历过的甜美回忆、幸福经历...渐渐地,希望和勇气涌现出来、击退了内心挥之不去的阴影和悲观情绪。他露出了久违的宽慰笑容,对另一个自己说:“仅仅是一首歌是不足以击退你的...真正拯救我的,正是与她们相交的这段回忆啊...从First Live...到夏日庙会...再到与她们分别前“无聊”的报数...她们的每一个笑容、每一滴眼泪,累积至今,强大而美丽......
他的扭曲人格回应:但又能怎么样呢?!如今她们已经消亡,你迟早会再一次被负面情绪压垮!
伏风摇了摇头:“我有办法,彻底抹除你并治疗她们...”
是吗...你能有什么......他的扭曲人格意识到什么:不!!不能释放她!你这是在违背自己定下的‘原则’!!sin宇宙不能出现神!!
“我记得我说过,为了她们,我可以放弃我的原则......即便是置于整个宇宙的原则。”多说无益,他直接诵读出能开启X级矢量武器库的第零通用语:“Aima beagh Cohana ivh Exoim sefa fulo di chafoca ivh riba ire tasbeoh......(降临吧,圆环之理,在希望与绝望的夹缝中拯救迷途的灵魂...)
天际出现七彩的霞光、和许多不规则的彩色圆圈,这些轨迹和奥达缇摩拉之心外围充盈的粒子衰变轨迹很像,但是给人的感觉决然不同,一个是深邃而绝望、另一个是温暖而美丽。
唯一能消灭并拯救魔女的神祇——圆神,从中缓缓降临。但是她依然是被囚禁的状态,此时伏风的神格恢复了一些,他一跃而起、用两仪之剑亲手砍断了束缚圆神的诸多锁链:
“小圆,剩下的...交给你了...”伏风在坠落的时候,闭上了眼。
虽然因为伏风制定的“宇宙法则”,sin原界的神祇全部被他囚禁或杀害,也包括圆神在内。但圆神本身不会憎恨任何人——她就是爱与希望的化身。她微笑着,张弓瞄准了往下跌落的伏风:“安心的沉睡吧,迷途的人啊...Shooting star!!
那一击,射穿了伏风与魔女同化的扭曲人格、并将爱和希望灌注进了他满目疮痍的内心。随后,圆神又将自己的救赎之矢射入μ’s众人和高海千歌的体内,让她们的灵魂重新焕发了活力,不久后再度睁眼、苏醒了过来。毕竟她们的灵魂没有受到太大的损耗。
圆神完成了救赎任务,化身成为曾经的那个人类少女鹿目圆的形象,周围全是斑斓的光蝶、芬芳的花瓣。她来到她们10人之间,把她们和伏风获救的喜讯和原因告诉了她们:“......做的不错哦,μ’s的大家,还有你,千歌酱。
“岂敢...”千歌笑嘻嘻地:“最后还不是您出手拯救了伏风大人吗...”
“嗯~”小圆闭目摇头否定,身边环绕的白斑光蝶围着了大家飞了起来,让她们感到了母亲般的温暖:“作为圆环之理,“我能做到”是必然的...而你们,凭凡人的力量和智慧做到如此,让他释放了我......这一点才是‘真正的奇迹’。现在,返回现实世界吧...把你们成功的消息告诉所有爱着他的人吧......另外,代我转告下还在仇恨深渊中轮回的小焰,这段时间苦了她了...但我还不能去陪着她......因为,决定宇宙命运的终极战役...即将打响......所有的神祇都无法置身事外......不过,这不是凡人该操心的事。去吧!”小圆消去了她们关于最后一句话的记忆,便带着微笑消失了。
“嗯!一定传达到!”
(转下楼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8

主题

137

帖子

1586

积分

♪♪♪天仙之鸟♪♪♪

第十三果厨

Rank: 23Rank: 23Rank: 23Rank: 23Rank: 23
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-2 09:29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灵眸酱 于 2017-1-15 22:59 编辑

≒≒≒≒≒≒≒≒≒≒≒≒(世界变更线)
2033.5.27
醒过来的μ’s 9,把救赎计划成功的喜讯告诉了守在一旁的绮罗翼等人,她们看见了彼此现在的成熟模样、都快认不出来了,纷纷拥抱、喜极而泣:“太好了...”
伏杏儿和夏川龙儿走进了监护室,后者翻译前者的话:“当初选择相信你们真是太好了...我表CB所有人员,向你们表达感谢!还有,我仅代表我自己,谢谢你们救了我老爸...”
伏杏儿说这句话的时候擦了擦眼泪,然后对夏川说:“我去老爸的房间等他醒过来...而你们夫妻好好就叙一叙吧...这8年来,我们欠你们太多了...”其实,穗乃果8年来的“表演”,夏川是知道的,并且是支持的。也正是因为此,他们夫妻这8年来都没怎么亲近过,连孩子都没。
夏川看了看妻子穗乃果,想起8年前他们共同做下的决定,自豪的摇了摇头:“...就当是还恩吧...而且老师对我们的恩情还远远还不够呢...”
“老公!!我想你了!”穗乃果哭着扑了上来抱住了他,让大家笑了起来。要不是龙儿的配合,光凭穗乃果是无法完成这个艰巨任务的:“今晚就回家!把这些年来欠你的都补回来!”
“你饶了我吧...老师心疾健复,我这个大徒弟自然要组织些活动来庆祝不是吗?”
——那就去你家吧。”伏风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,大家惊喜之余回头一看,发现他正靠着玻璃窗,双臂环抱着胸:“快点走了,老子还急着给羽月换个CPU、然后回家找自己老婆呢!”这个老傲娇,连个道谢都不会。
“嗯!!”他们喜出望外,只有杏儿有些害羞,不好意思说什么。
得知自己女儿还活着,伏风别提多激动了,他流下了悔恨而感激的泪水:“杏儿...到老子身边来!”
“......我为什么要听你的!你这死老头死了多好!”杏儿哼了一声傲娇起来,有其父必有其女啊。但是被传送过来的伏风一把抱住,他的双臂和胸膛因哭泣而颤抖不已,伏杏儿也抽泣起来:“喂...讨厌了...多大个人了...你不怕别人笑话吗...”
“去TM的别人,老子和自己女儿亲昵谁TM敢管!还有,你TM的赶紧把头发给老子染回来,顶着个红毛算什么玩意儿!”伏风的用家乡话骂人倒依旧犀利啊。
“...知道了啦...”伏杏儿也流出幸福的眼泪,父女俩上次像家人一样坦诚对话,还是在她懵懂的时候。
原来家庭是如此美妙的东西......真姬看着穗乃果一家和伏风一家的团聚,如此想着:“喂,你在游戏里骗我、泡我的事怎么算!啊——”
真姬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,让大家再一次发笑。她脸十分红:“别笑!!我认真的!你要是娶不了我,就必须给我个交代!!”
伏风看了看希和绘里:“老子曾答应过,回来后帮你相个对象,你看上谁了尽管说,老子绝对给你做主!”
真姬托着脸、闭着眼、嘟着嘴、翘着腿想了想:“......”
妮可嘲笑她:“你不会真的看上他了吧...”
“闭嘴!”她脸红的踢了妮可一脚,现在又想和妮可拌嘴:“倒是你,天天把什么‘偶像才不会谈恋爱’挂在嘴边,到现在还单着,其实是找不到吧?再过一年你可就38了哦。”
“哼!老娘才不需要男人!”妮可不服:“你这位‘大小姐’不也是单身,不过,在游戏里你追他的时候可真有少女情怀啊!哈哈...”
“喂!”真姬不想提那段害羞的回忆:“不许再提了!!”
看来不仅是他找回了昔日的感觉,就连这9人也是如此。
看她们两人之间的感觉和亲近随着那段经历又找了回来,伏风见状:“要不你们在一起算了......”
“嗯!”穗乃果也是如此认为:“妮可酱和真姬酱很配哦!”
“开...开什么玩笑!”妮可脸红了起来:“老...老娘可是直女!”
“姐......姐也是!”真姬的语气颤抖了起来,两人看了看彼此,把头转了过去:“哼!”
傲娇毁一生啊...
这个时候,小鸟把自己的自私想法告诉了海未,海未脸瞬间红了起来,但是没有否决:“...也...也只能这样了...真姬,妮可,既然我们现在各自都有稳定的事业了...是时候找个伴儿一起走过剩下的年岁......既然如此,不如找个熟悉彼此的知己更好吗......”
真姬绕着头发:“你的意思是,你准备和小鸟结婚了?”
海未看了看伏风斜目吹口哨那事不关己的可恶表情,下了决心:“嗯!没错!”
“真的吗!”穗乃果十分兴奋,自己的这两个苦情青梅竹马终于有了打算和归宿:“什么时候?我要当伴娘!”
“现在重点不是我们!”海未用目光盯了盯妮可和真姬:“我都做表率了,你们呢!”
她们沉默不语,还是不看对方。此时海未给了伏风一个眼神,后者点点头:
“这事我做主了!”他用空间能力把她们传送到万丈高空,两个人吓地抱紧了彼此,然后突然出现在四下无人的婚床上,妮可看着下面的真姬,用娇羞的语气说:“喂...放手啊...”
之前说过,真姬容易受气氛推助决意,她一把搂住了妮可的脖子:“要怪就怪你在我失恋的时候趁虚而入吧...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的人了...做好觉悟吧,穗乃果他们要补8年,我要在你身上补回20年!
“胡说些...”妮可还没说完,就被真姬“强上”了.....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时间变更线)
这是关于,我心目中那“两个太阳”彼此拯救的故事
那曲折而幸福的经历
如匆匆流水、白驹过隙
虽然有些短暂、有些可惜
但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——
季节轮转,万物兴替
唯独一件事,永恒存于心际
那便是,属于我们的奇迹。
高海千歌合上了日记本、取下了眼镜,躺在自己的床上、给曜她们几个Aqours的队员发了Catbyt消息:
貌似前辈们打算再去玩一把Lovelive游戏...
而且这次她们带着实力和记忆
你们 要不要一起?
≒≒≒≒≒≒≒≒≒≒≒≒(世界变更线)
真·现实世界
.......垂死病中惊坐起,那人还在打字中.......
啊啊啊啊!!!故事完结,撒花!!!


下章预告:如果还有下篇同人文,故事的主人公将跳出上一代,变成园田海玲等本篇原创的下一代角色...
章节注解:
[1]第一通用语:aima beagh faniaoda iudah gha,翻译过来就是CB-V 外键,CoBack velocity outer key。这里作者偷了个懒,构造第一通用语单词的规则照搬了以前《魔兽世界》同人小说中构造萨拉斯语的规则,所以看起来跟萨拉斯语很像...不用怀疑,这就是萨拉斯语......
至于萨拉斯语的规则,这里列个初等变换的表格:
thalas
english
a(25.03%)
e、y、s、c
l(12.80%)
n
r(7.61%)
h
e(8.65%)
a
o(6.75%)
i
n(6.23%)
l
h(5.54%)
r
i(5.19%)
o
d(4.84%)
t、th
s(3.46%)
s、c、sh、ch
t(3.11%)
d
u(3.11%)
u
b(2.40%)
b、p、ph
m(1.73%)
m、w
f(1.38%)
v
z(<1%)
z
x(<1%)
x
q(<1%)
q
gh、ga
g、k
vh、va
f
ph、pa
j
j(消亡)
g、k
按照初等变换,把英语Come Back velocity outer key替换后的语句就是aima beagh faniaoda iudah gha。至于这张表格是怎么来的,比较麻烦也比较个人主观,所以就不说了。
作者还想再偷个懒,后文出现的第零通用语,也按这个规则来吧......因为使用新规则好麻烦的...严格意义上要写500-1000个“固有名词”、统计字母频率、确定专属字母组合、人为设定高阶变换和语言变迁历史......这种事也就在当年还是中二年华的时候干过......唉我怎么说出来了......

[2]四种常用加密法则:α-螺旋(α-helix:就是按照字母表的顺序,将每个字母依次替换成另一个固定位次差的字母。以字母A为始,正数代表正序、负数代表逆序。
β-折叠(β-sheet:指从代码尾端或者头端开始,依次与临近的字母比较位次差,位次差的绝对值大于某一限定,省略掉该字母,以此类推。正数代表从尾端开始、负数代表从头端开始。
γ-伴生(γ-derive:是在每一个字母的前后,添加一个固定位次差的字母。正数代表在后面加、负数代表在前面加。
θ-置换(θ-replacement语言加密最后的法则。经过前三种随机顺序加密后,最后经过该法则运算。在代码内部字母相互置换。如果置换位次差大于代码本身长度,则把代码复制多次直到确定第一个字母的置换对象,如果是本身,则变成θ-倒置、将整串代码倒置。一般只进行一次且为正序置换。

[3]运算内存:宫本能调用的Cb主脑运行内存支撑了除伏风、μ’sAqours外所有进入游戏的人员的行动所消耗的计算能力、这部分行动将作为“记忆”被系统印入这些对象的脑海之中,增强其见识度和灵魂强度。换言之,就像很多条“灵魂强度”的补给线。如今这些线只剩一条,那么就可以将所有的计算能力投入到这一条上来,使翼可以利用的“灵魂能量”时刻保持在自身的最大容量附近。通俗来说,就是所谓“接收亡者的祝福”吧。
类似的,虽然羽月灵魂强度不及伏风,但是她也具备高速的运算的内存,灵魂能量恢复的比较快。通俗讲,伏风这种自身见识度广到无人能及的是“血条厚”、羽月和翼这种则是“回血能力强”。

[4]时空智库:之前提到过,VI级矢量武器库占到CB-V运算能力的90%以上,正是因为时空智库的存在。简单点说,就是在伏风自己的“英灵殿”,储存着那些已经逝去的伟人的高仿人格。“他们”能为伏风的重大决策提供参考和建议、让他考虑的更广更宽。

[5]灵眸(伏媔):灵眸是主线剧情的女主角,在本篇只能打个酱油。作用是跟伏风相爱相杀、最后和他同归于尽,具体结局不细说了,这里说说她的身世:
灵眸的父亲是伏风的祖父伏贤,母亲是藤原氏家主藤原九江的正室夫人藤原爱香。藤原氏自藤原镰足始,一直是天皇对付伏门隐宗的精英近卫。在二战(抗日战争)期间,伏风曾祖父伏松死于藤原氏之手,其祖父为报父仇在后来掳掠了藤原爱香,并和她生下了伏媔。因此她是伏风父母的妹妹、伏风的姑姑,但实际上比伏风小了一岁,两人是青梅竹马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8

主题

137

帖子

1586

积分

♪♪♪天仙之鸟♪♪♪

第十三果厨

Rank: 23Rank: 23Rank: 23Rank: 23Rank: 23
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-2 09:37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灵眸酱 于 2017-1-3 16:17 编辑

你说好好的Lovelive同人怎么就变成魔兽世界组团刷boss的节奏了......唉,我还是跳不出以前的创作模式啊....
不过,个人对这篇同人文比较满意,创作完成度、情节丰满度在预期的85%左右。
在论坛发表完后,我会进行全文的第二次校正,纠正更多的错别字
纠正完的章节首先会在论坛重新修改,并把章节名按照论坛要求改成【名字】【类型】章节【字数】,然后发在Lovelive贴吧里。
120%.png
第一章已发,贴吧链接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4923766403

各章节论坛链接: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(章节变更线)
第一章——穗乃果,陷入危机?(http://bbs.loveliver.top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1178&fromuid=992
第三章——居然是惨剧之馆?!(http://bbs.loveliver.top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1198&fromuid=992
第九章——漫无止境的百合八月(http://bbs.loveliver.top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1256&fromuid=992
番外篇——第二次文明战争
第十一章——新的规则,新的开始(http://bbs.loveliver.top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1266&fromuid=992
第二十章——那便是我们的奇迹(http://bbs.loveliver.top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1295&fromuid=992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(章节变更线)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:

快捷导航:

Copyright;  ©2015-2016  loveliver论坛  Powered by Discuz! X3.2  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